.

註冊會員登入



誰在線上?

現在有 14 訪客 在線上

我的兔奴扎記
作者是 樊翠玲姑娘   
週一, 30 十月 2017 14:46

大約於一個月前,我領養了一隻兔子,牠叫蕉皮,女孩子,是年約四歲的混種株儒兔。我是牠的第三手主人。

在三年前,牠被人棄養於漁護署,沒有人知道牠確實的真實年齡,估計當時約一歲,也不知道牠為何被棄養。後來牠被第二個主人領養了2年,因家人不斷強烈反對,不得不再找別人領養。經我們的神學生Mel Mel 轉介,牠便來了我家。

小時候我也曾經養過兩隻兔子,同樣是因家人反對,養了一年多,有一天放學回家,兔子便不見了。從此,心中有了一種遺憾,也有了一份冀盼,就是將來必定要再養兔子。

可是牧會的工作繁重,能在家的時間也不算多,而且感覺心力欠奉,也擔心萬一牠病了要看獸醫,自己能否負擔醫藥費,所以雖然心想養,但卻不敢養,將這想法擱置。

可是,看了蕉皮的照片後,被牠可愛的樣子吸引,心裡掙扎了兩天,跟室友商量後,便決定領養(室友本對養兔子毫無興趣,但卻遷就我的意願,同意收養蕉皮。後來在我的思想薰陶下(洗腦),她也很喜歡蕉皮,成了不折不扣的兔奴)。

根據前主人形容,牠是隻比較有性格的兔子,喜歡人摸,不喜歡被抱,但卻不會咬人和攻擊人。可是,牠來到我們家,卻變成了極具攻擊性的兔子,碰一碰也不行。就算成功抱上手,牠停留不過30秒,便會咬人,發出咕咕的聲音表示不滿,更不會讓人走近,一走近便高速逃走。甚至被關在籠子裡時,也極力破壞,打翻所有籠中可打翻的東西。

看到牠的表現,心感到牠必定很不適應新環境,甚至可能心靈受過不少的傷痛,以致本性溫純的兔子為了自我保護而一反常態。我心裡立定了目標,就是要以更多的愛對待牠,重建牠對人的信任,即使牠咬我,也要繼續摸牠,抱牠,給牠好吃的蔬果,讓牠體會更多的親密感。

經過差不多三星期的努力,牠好像變了另一隻兔子(或許是有了安全感,回復本性),溫馴了,就算再不滿也不再咬人,不怕我們走近,也經常希望我們摸牠。從見到我們便遠避,到今天不時主動走近我們。

記得蕉皮初到我們家,因為牠的表現,在靈修時想到牠,天父提醒我,即使是一個軟弱的生命,也是帶著使命的來到。蕉皮來到我們家,雖然很難服侍,充滿焦慮不安,更需要給予足夠空間(當牠透明),但牠仍是有牠到來的使命。

我更感到蕉皮的性格和需要跟我有點相近。透過牠的生命,天父也提醒了我,即使我再軟弱無能,甚至有時需要被照顧,但我的存在也是帶使命的。或許,軟弱的我,比起強而有力的我,更能令別的生命成長。

現在,我與室友的生活重心,從回到家也只有事奉的狀態,轉移多了到蕉皮身上,每天起床都先留心牠夠不夠食物;回到家的首要任務,是看看牠關了在籠一整天,心情好不好。即使在家寫著講章,預備教案,也不忘要摸摸牠。牠的到來,把可能已經失衡的生活,平衡了一點。

兔子的年歲大約有七至十五年,盼能盡好天父所派定的任務,讓蕉皮能被愛地終老。
 

 
bottom

核心是 Joomla!. Designed by: site hosting company free domain hosting Valid XHTML and CS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