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
註冊會員登入



誰在線上?

現在有 14 訪客 在線上

佐浸家,你會堅持到底嗎?
作者是 陳健德執事   
週一, 11 十二月 2017 12:15

最近,因工作關係我要參加一個管理課程,本來不敢寄予厚望。主觀印象中,這類課程最後不外乎透過很多『離地』的理論說教,與應用相去甚遠。另外,就算訓練活動為本,我從同事口中,得悉遊戲相當消耗體力,聽到有點心寒。
    然而,人生很多不願面對的事情,最終還須面對。大夥兒經過一整天的活動,雖則累透但感覺充實;出乎意料,所有同學十分投入,課程也沒有如當初所想般的沉悶。輾轉到了第二天的活動,教練繼續透過遊戲競賽,引領同學思考群體溝通之道。在課程終結前,教練坐下分享他的個人經歷。原來面前這位面容滄桑的教練,是唯一一位兩登珠穆朗瑪峰的香港人,也是唯一一位攀上七大洲巔峰的港人。這份履歷表本身已經十分嚇人,對我這些假日行山客來說,他猶如一個巨人,大有自詡的本錢。
    可是,他反而沒有隻字片語提到自己的威水史。他只是聳聳肩,透過沉穩的聲線,與我們分享。諷刺的是,原來這位攀山家由衷敬佩的人,竟是一位從未成功攀登珠峰的老人,人稱夏老師。1974年,年僅24歲的夏老師脫穎而出,獲選為中國珠峰攀山隊隊員。年華正茂的他對攀山充滿熱情,翌年2月踏上征途。
    在那次攀山,隊伍距頂峰200米遇到惡劣天氣,駐守三天兩夜後因為缺少物資被迫下撤;途中,夏老師把睡袋讓給丟掉背包的隊友。這夜之後,夏老師雙腳被嚴重凍傷,幾個月後被迫進行了雙腳截肢手術,並安裝了假肢。接著的三十多年裡,截肢傷口情況反覆,甚至發生癌變,需多次動手術保命。
    在醫院治療的日子裡,夏老師心中念念不忘的是登山。除了接受治療,他每天都堅持進行鍛煉。領導看到夏老師的堅持,就建議他去參加殘疾人運動比賽。夏老師逐漸被此吸引,並且在比賽中取得了一面又一面的獎牌…
    畢竟,原來夏老師的心裡,從未忘記初衷。2008年奧運聖火翻過珠峰傳遞到國內,當時年近六旬的夏老師,重返闊別33年的珠峰山腰。他凝視遠處的珠峰頂峰,透露半生以來天天堅持鍛煉,為的卻是有天無腳登上珠峰。他説:「人要快活地活著,首先得有個目標、有個夢想,要為能實現它去努力去奮鬥,這樣你才會有信心,才會覺得生活充實。」為了踐行這畢生夢想,夏老師透過朋友,認識眼前這位兩次征服珠峰的教練。兩位忘年拍檔惺惺相惜,聯訣圓那個40年前的登頂夢。不過命運弄人,當夏老師接連兩年抵達山下準備登頂的時候,不是遇上百年一遇的大地震,便是遇上雪巴人腳夫罷工,總是與登峰失諸交臂,然而至今他仍未言放棄…
    離開課室時天色已暗,反覆想著這樁故事,豈不與信仰路途相似:在登峰享受最大的榮譽前,堅持踏上一條不好走的路,踏過濕漉漉的冰面,或是碎石路,憑勇氣過冰隙,向著一個被旁人質疑的目的,感覺上過程是漫長而孤單的;為此,有人付上財富,時間,甚至生命,不惜一切…唯一分別,是我們有位教練一直陪伴在側,甚至承諾為我們的性命犧牲自己。佐浸家,你會堅持到底嗎?
    「必有許多國的民前往,說:『來吧!我們登耶和華的山,奔雅各神的殿。主必將他的道教訓我們,我們也要行他的路,因為訓誨必出於錫安,耶和華的言語必出於耶路撒冷。』」
(以賽亞書2:3)
 

 
bottom

核心是 Joomla!. Designed by: site hosting company free domain hosting Valid XHTML and CS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