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
註冊會員登入



誰在線上?

現在有 21 訪客 在線上

記憶裡的思念
作者是 Administrator   
週二, 11 九月 2018 10:41

經驗上主賜福的一課。8月初參加了一個初階培訓師課程,有關親密關係之旅程,這親密關係不單指夫婦或人際關係之親密,也是與自己的關係,是成長之旅;是更深層次的記憶,把人生中大大小小不同的經歷、傷痛或傷害,已經壓抑到潛意識的記憶,再次喚醒,從而辨認自己自動化的行為,可以有意識地重新作出選擇。
8月15日收到舊同學訊息,她確診末期腸癌,我沒有太大反應,但知道自己內裡有點憤怒。8月29日被一句說話觸碰到,就忍不住流淚,卻不消兩分鐘把眼淚收起來;每當靜下來的時候,眼淚不由自主地又流下來,依然辨認不了自己有甚麼情緒,為她傷心?難過?恨她不早點悔改?這也未能準確地形容當刻的心情!8月30日開始腦海裡出現自己跪在靈堂前的畫面,這是我小學五年級,撫養我的婆婆離世的喪禮。我的情緒很複雜,因為除了婆婆、還有爸爸和媽媽相繼離世,我都不曾好好地哭泣過。


跪在靈堂前的女孩,記憶裡只有憤怒。她聽到親朋戚友說:「她真孝順,一直跪在那裡。」成人對小女孩預設的判斷,使她彊住了,因為沒有人留意和明白那女孩子真正的需要,即使同一空間,但情感卻是疏離的!其實她找不到可以坐立的位置,只好一直跪在那裡,她還要證明自己是堅強的,所以,一滴眼淚都沒有!甚麼是死亡,所愛的婆婆去了哪裡?原來那女孩的內心正戰慄著,她意識到以後再無人可以依靠,內心的恐懼,使她變得冷酷、指責,在情感上倔強的個性,令她變得獨立、自省。原來這深層的恐懼內裡的傷痛,埋藏了許久許久,導致一直對自己許多錯誤的詮釋;這時才意識到舊同學的病患,自己內裡產生的恐懼和難過,叫我難以承載其他噩耗,好想大哭,卻哭不出來,原來能夠哭泣是何等美好,接下來幾天,我的情緒起起伏伏,一時好像暗黑的天空密雲滿佈,一時卻莫明的高漲,我很不喜歡這狀態,不斷呼求上主,求祢從深淵中救拔我!9月3日的預備課,其中一環要分享「原生家庭對你今天的人際關係帶來的影響」,在其中一個練習中,忍不住的眼淚又流下了,終於說出了對婆婆的思念和不捨,接著回憶婆婆性格特質對我的影響,準確地說出了情緒中的感覺,才稍有釋疑!
從課程開始,到接獲舊同學患病訊息,這過程就好像有人走到跪在靈前的小女孩,給她深深的擁抱和安慰,容讓她好好地哭泣,把內心的憤怒、不安、恐懼和傷心隨著眼淚慢慢地流走;眼淚是成長的一部分,哭過以後讓我看見曙光。
當忘記已久卻又熟識的情境引發記憶裡的思念,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下,由於傳統文化不容許哭泣,也以為流淚代表懦弱,故已習慣了武裝堅強,自動化地儘快地收起眼淚。當上主施恩,在旁有人明白、接納,哭泣的淚水就成為治療良方。我想起聖經詩人曾說,上主會把眼淚裝在祂的皮袋裡,祂對我們的眼淚是如此珍而重之,祂就是這樣恩待傷心的人!
 

 

最近更新在 週六, 15 九月 2018 14:00
 
bottom

核心是 Joomla!. Designed by: site hosting company free domain hosting Valid XHTML and CS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