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
註冊會員登入



誰在線上?

現在有 17 訪客 在線上

那些已經忘記了的名字
作者是 吳健暉牧師   
週六, 13 十月 2018 11:23

兩星期前,突然收到中學預科時的班長聯絡我,告知一個令人傷感的消息,原來有一位同班同學,剛剛過世,多問了兩句,知道他自殺身亡,大家都感唏噓。

    實在是多年沒見了,許多同學的現況都只是透過面書(FB)得知。我連忙再上FB看看身故同學以往的消息、相片,樣貌都不大認得了,只是見到他出現在相片裡的容貌,似乎都是心事重重,愁眉不展。

    班長處理好同學們合資的帛金事宜,出席了喪禮後,很有感觸,就邀約我們一眾舊同學出來相聚。本來我很少出席這些飯局,以往常常覺得,已經多年沒有聯絡,再見面的共同話題已經不多,也不想常常「想當年」、「攀關係」。然而,今次的心態卻差不多有180度的轉變,變得更珍惜這些聚舊的機會,更珍惜與自己完全沒有利益關係的朋友,故此最後決定赴約。

    上主日晚上,見到另外六位舊同學,除了班長之外,差不多所有人的名字我都叫不出來,經過一段客套話之後,感覺到他們為了遷就我、尊重我,當晚不飲酒,少說粗話(我發現四十多歲、未信主的男人,很少不講粗話,似乎不關工作、社會階層的分野),他們甚至會追問我的「蒙召見證」呢!當晚天南地北,分享內容非常有趣,他們的工作、工種,很多都是我從未接觸過的行業。有人是民政處的公務員;有人是大公司的PR(公關) ;有人是自己開新舊相機買賣店舖;有人在收購公司工作等等。他們的經驗、甚至對世事的看法,都超出我的想像。我們還討論了大家對同性戀的看法,我也表達了我極保守的立場,也有心理準備面對質詢,方才發現,其實不是許多舊同學有極端的看法,可能也表達著這世代的主流思想吧?

    心忖,自己作基督徒太久了,不知不覺間,漸漸失去了許多未信主的朋友,這情況尤以傳道同工為甚,身邊要找一位未信主的朋友,難乎其難。故此,我所認識、所接觸到的人與事,都被限於自己社交圈子的桎梏,看法有時被局限了,想法有時太狹隘了,未能了解這世代的真實面貌。甚至,有時更會自以為是,以為我們的設定、想法、做法,就是這世代的需要,以致兩者之間的落差越來越大,到最後各行己路,漸行漸遠,卻仍自以為義…甚至孤芳自賞…

    當晚的分享,對我來說彌足珍貴,可堪玩味。回家後,「那些已經忘記了的名字」的舊面孔,記憶竟然慢慢清晰起來,那些已經遺忘多年的說話,又變得歷歷在目。年月,比我想像中更快地如飛而去,今天仍有相聚之時,已是恩典,也慶幸自己在年輕時能夠信主,行一條信仰的朝聖之路。
 

 
bottom

核心是 Joomla!. Designed by: site hosting company free domain hosting Valid XHTML and CS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