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
註冊會員登入



誰在線上?

現在有 37 訪客 在線上

教會「水災」後的前思後想
作者是 鄭庭展牧師   
週二, 02 十月 2018 17:25

前思:     1993年暑假,我在佐浸舊堂實習,那天只有我一人在教會,有位工人在維修舊堂浸池旁的地臺,不慎打爆了食水喉,水不住的噴吐,我還記得他非常狼狽和慌張,無計可施下,叫我用手按著破口,走落樓找水掣關。

    破口大,水勢猛,不消幾分鐘,禮堂已水汪汪。水終於止了,惟有和工人不停地用垃圾鏟將積水撥出天井流走,不多久樓下齋館老闆上來破口大罵,原來水已滲到齋館,其天花不停滴水,那有食客肯入來!不單這樣,工人竟將全楝樓的總水掣關了,齋鋪冷氣水塔沒有水在空轉,擔心燒機,老闆不斷用粗口「問候」我和工人,甚至要求我們賠償,要控告教會…等。

閱讀全文...
 
寫在風暴退卻時
作者是 陳健德執事   
週一, 24 九月 2018 15:43

 

盼望在本文刊登時,本港在經歷強颱風山竹的蹂躪後大致回復過來,起碼交通得以打通,市民的基本生活需要得以滿足……

倘若有人在兩星期前說這番說話,我們大概都會摸不著頭腦。兩星期前,我們每從新聞得悉日本地震打風,或是印尼龍目島地震,只會覺得是新聞一宗,畢竟這些天然災害每天都有,離我們很遠。上主日一場風,提醒我們一些從來垂手可得的東西(諸如主日返崇拜,落街食早餐),確實不是理所當然。不少人如我自從出生以來,鮮有機會感受到自己和家人的安危與天災的威脅如此接近;即或我們素來以為住處固若金湯,那天也會害怕聽到風從隙縫傳來的呼嘯,看到廳中玻璃行將爆裂的聲音,和感受到樓宇的搖晃。雖然本港最終總算熬過颱風吹襲,連日以來不難發現暴風肆虐的痕跡:滿街東歪西倒的樹木,破爛的路旁設施和丟失的招牌,平日熟悉的街道總有點點不一樣;心痛至深,是看到曾經枝葉蓬茂的大樹不敵強風被連根拔起。

閱讀全文...
 
青春的日子
作者是 鄭庭展牧師   
週二, 28 八月 2018 10:28

「聽青春迎來笑聲,羨煞許多人。」(歌曲:煙花易冷)
當聽到年青人嘻哈的笑聲時,你有沒有羨慕?當看見年青人捉弄耍樂時,有沒有勾起你的回憶?對於我們這些5字頭的人來說,相信百般滋味湧心頭。我不是觸景傷情,我真是羨慕少年時可以群聚耍樂,因我少年的日子(小六至中五)都是半工讀地渡過,很大部份時間是早上工作,下午返學,晚上圖書館,同學間的活動極少能參加,只因我家實在窮。所以青年人呀,好好享受你們青春無憂的日子。當然,若你家不甚富裕,也請勿自怨自艾或怨天尤人,因為「千金難買少年窮」呀!

閱讀全文...
 
記憶裡的思念
作者是 Administrator   
週二, 11 九月 2018 10:41

經驗上主賜福的一課。8月初參加了一個初階培訓師課程,有關親密關係之旅程,這親密關係不單指夫婦或人際關係之親密,也是與自己的關係,是成長之旅;是更深層次的記憶,把人生中大大小小不同的經歷、傷痛或傷害,已經壓抑到潛意識的記憶,再次喚醒,從而辨認自己自動化的行為,可以有意識地重新作出選擇。
8月15日收到舊同學訊息,她確診末期腸癌,我沒有太大反應,但知道自己內裡有點憤怒。8月29日被一句說話觸碰到,就忍不住流淚,卻不消兩分鐘把眼淚收起來;每當靜下來的時候,眼淚不由自主地又流下來,依然辨認不了自己有甚麼情緒,為她傷心?難過?恨她不早點悔改?這也未能準確地形容當刻的心情!8月30日開始腦海裡出現自己跪在靈堂前的畫面,這是我小學五年級,撫養我的婆婆離世的喪禮。我的情緒很複雜,因為除了婆婆、還有爸爸和媽媽相繼離世,我都不曾好好地哭泣過。

最近更新在 週六, 15 九月 2018 14:00
閱讀全文...
 
修正
作者是 Tracy姑娘   
週一, 20 八月 2018 15:51

自小學五年級起,我已經有「寒背」的問題,甚至「寒」得膊頭骨也前旋了,膊頭也因保護性痙攣起了一塊很結實的「肌肉」,朋友常常要求我挺直身驅走路,基本上我是做不到的;甚至我的頸骨、腰骨一直也是歪歪斜斜,經常周身酸痛;膝頭骨也早在中學時被診斷為軟骨磨損了,上落樓梯都會痛。

這是因為自小一些不良的姿勢及中小學時期參與田徑練習而弄傷了,一直都沒有加以理會,也沒有改正不良的姿勢。認為這等小事一早也習慣了,對我沒有任何影響。

閱讀全文...
 
« 最先前一個12345678910下一個最後 »

頁 8 總共 88
bottom

核心是 Joomla!. Designed by: site hosting company free domain hosting Valid XHTML and CSS.